《“麦田里的守望者”塞林格作品集》(套装四册)

精彩书评:
《麦田里的守望者》于我来说是一本非常特别的书。读《麦田》是一种纯粹的享受。作者的责任是要款待读者,作家塞林格不负众望,从小说第一句开始就让你无比轻松。——伍迪•艾伦
十三岁时我第一次读到《麦田里的守望者》,自那以后,我一直都对人说,那是我最爱的书。——比尔•盖茨
塞林格让我感到温暖。——村上春树
在美国,阅读《麦田里的守望者》就像毕业要获得导师的首肯一样重要。——《纽约时报》
那是改变美国一代人的作品。——高晓松
陪伴我启程的是一本书,一个作家,就是《麦田里的守望者》,就是塞林格。在我心里,最温柔的部分永远属于塞林格,我愿意读他的每一个字,我愿意原谅他所有问题,我欣赏他所有怪癖,我期待他锁在铁箱子的每一个字。我足可宣称,即使所有人都离他而去,我依然在他身边。——麦家

编辑推荐:
年轻时,没读过他的“麦田”,是一生的遗憾;他的书,如果只读过“麦田”,那是更大的遗憾。
“麦田里的守望者”塞林格全集包括《麦田里的守望者》 《九故事》《弗兰妮与祖伊》《抬高房梁,木匠们;西摩:小传》。
你与青春的距离,只有四本薄薄的小书。

内容简介: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如果青春需要一部圣经,那它只能是《麦田里的守望者》,每一个人都能在“麦田”里找到自己青春的痕迹。
《麦田里的守望者》让青少年的质问、怀疑和逃避得到应有的承认和发泄,一经问世即在青少年中引起强烈共鸣,至今影响不衰,被评为20世纪百本英文小说,《时代》杂志推荐的百部文学经典之一。

《九故事》
收录了塞林格在《纽约客》上发表的九个短篇故事,每个故事自成一体,又互相关照,写出了塞林格眼中战后的一代年轻人之“爱与污秽”。故事中有纯真绝望的青年,有早慧困惑的儿童,有奋力融入孩子内心的母亲……塞林格让笔下的那些年轻人、孩子们还有不成熟的成人们经历或者看到爱、对爱的渴望、死亡、绝望与疯狂,展现爱与美在现实中的闪现与困境,揭示世俗人际关系对人的牵绊与拖累,诉说对于人生领悟的重要性,以探索与追求灵魂的解脱。文学大师塞林格用平淡从容,不动声色,却又蕴含巨大能量的致密文字道出了人生的真相。

《弗兰妮与祖伊》
“与世界为敌,不如用上帝的智慧好好生活。”
《弗兰妮与祖伊》是J. D. 塞林格的和解之作,不同于《麦田里的守望者》里那种青春的迷惘,其转向了更为深刻的关于信仰的探讨。
主人公弗兰妮和祖伊同为塞林格构筑的格拉斯家族成员。弗兰妮因为内心混乱的精神信念导致精神奔溃瘫倒在家中。哥哥祖伊苦口婆心地加以规劝与指引,终于在对宗教和信仰的阐释中得以超脱,终达内心的平和。小说在对话中展开,百转千回中推向高潮,一气呵成,酣畅淋漓。

《抬高房梁,木匠们;西摩:小传》
在塞林格经典短篇小说集《九故事》的开篇《抓香蕉鱼最好的日子》里,西摩开枪自杀,留给读者无尽的悬念:西摩为什么自杀?
《抬高房梁,木匠们;西摩:小传》最初发表于《纽约客》杂志,于1963年结集出版,包括《抬高房梁,木匠们》与《西摩:小传》两个中篇,以西摩的二弟巴蒂为叙述者,讲述“格拉斯家族”的轶闻,回顾西摩生前的种种往事。

作者简介:
J. D. 塞林格(1919—2010)出生于美国纽约一个殷实的家庭,父亲是犹太人,母亲是爱尔兰人。他从小聪慧却对学习没有什么兴趣,中学时经过几次不成功的传统教育尝试(包括公立及私立学校),终被父母送往军事学院就读,后又有三次大学就读经历,均无果而终。在哥伦比亚大学夜校部就读期间,其写作才华被良师发觉,发表了数篇短篇小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中断写作,应征入伍,参加过诺曼底登陆与犹他海滩战役,后又从事战时反间谍工作。
1948年,遭受多次退稿后,其备受好评的短篇《抓香蕉鱼最好的日子》在《纽约客》上发表,此后又在该刊上发表多篇作品。1951年,《麦田里的守望者》出版,大获成功,成为美国文学经典,后又陆续出版了短篇集《九故事》、中短篇故事集《弗兰妮与祖伊》,以及中篇集《抬高房梁,木匠们;西摩:小传》。成名后的塞林格日益远离大众与媒体,在乡间买了一块地,隐居在一座山边小屋,四周丛林环绕,用一架高大的木篱与一条乡间土路相隔,他似乎在践行霍尔顿的梦想,“用自己挣的钱盖个小屋,在里面度完余生”,不再“和任何人进行该死的愚蠢交谈”。他的余生成了传说。2010年,塞林格在新罕布什尔的家中过世,享年91岁。

VIP会员免费

已有0人支付

我们相聚,见证阅读的力量!
相聚书屋 » 《“麦田里的守望者”塞林格作品集》(套装四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