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三万年进化史,女性如何孕育整个人类的精神家园。

​《千面英雄》作者,影响世界的神话学大师,约瑟夫.坎贝尔致敬女性新作​!

从单一的“大母神”延伸到后来神话想象中衍生出的众多女神形象;从金芭塔丝对新石器。时代古欧洲的研究到苏美尔和埃及的神话;从荷马史诗《奥德赛》到古希腊的厄琉息斯秘仪;从中世纪的亚瑟王传说到新柏拉图主义的文艺复兴……

坎贝尔的女神研究横跨人类文明史,探讨了神话中女性形象的独特价值及其对现代女性的非凡意义。

威廉·琼斯还发现,印度的吠陀万神殿与希腊的奥林匹斯山诸神相对应。印欧部落侵入欧亚大陆时,也带来了自己的神话,所以此处的神话都互有关联。我们偶然发现,在这些地区,侵入早先女神崇拜的都是武士民族的神话,他们的主神,不论是宙斯还是因陀罗,都是雷电投掷者。雅赫维与之相比并无太大不同,大约在同一时期,他的子民也在从沙漠向美索不达米亚平原进发。

印欧语系主要有东西两个分支,分界线是铁幕落下的地方。3东面的人讲咝音类语言(Satem),Satem是梵语中的“一百”;西面的人讲腭音类语言(Centum),Centum是拉丁语中的“一百”。这些语言之间存在一定的变化规律:C变成S,E变成A等,因此二者有类似的词汇。

在讲咝音类语言的东部,主要语言是斯拉夫语(俄语、捷克语、波兰语等)、波斯语和印度的语言(意为“融合”的梵语、作为早期佛教语言的巴利语,以及包括印地语、马拉地语、拉贾斯坦尼语、乌尔都语和孟加拉语在内的印度北部所有语言)。在讲腭音类语言的西面,主要语言是希腊语、意大利语或拉丁语言(由拉丁语演变而来的法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莱茵语、普罗旺斯语和葡萄牙语)、凯尔特语(存在于不列颠群岛的苏格兰语、威尔士语、曼岛的曼克斯语和爱尔兰语)和日耳曼语(包括英语、斯堪的纳维亚语、德语、荷兰语和古老的哥特语)。琼斯认为所有这些都显示了相关民族的语言轨迹,这些语言都来自同一个世界,即北欧平原。不同的语言表达了同样的神话,不论他们扩张到何处,这个神话都是在母神崇拜的基础上传播开来的。

发现印欧语系后,我们又把同样的比较语言学方法应用于闪族。现在,这一研究领域十分受限,与印欧语相比,闪米特语更像是其他语系的语言。讲印欧语言的种族广泛分布,但是相比之下,闪米特语要整合得多。早期的闪米特语系包括阿卡德语、巴比伦语、阿拉姆语、希伯来语和阿拉伯语,这些部落的语言都已渗透到亚洲西南部各地。

乌拉尔山脉以东还有另一个语系,说这一语系的有乌拉尔-阿尔泰人,以及东部的蒙古人、斯堪的纳维亚的芬兰人、东欧的匈牙利人和土耳其人。

与以上这些欧洲和西亚的语族不同的还有汉藏语系,以及延伸到波利尼亚语族的南岛语系,等等。这些语言系统是统一的、整合的,并且总是容易接触并融入当地的语言文化系统,这是我们在研究比较神话的时候需要注意到的。

在我们所讨论的这些地区中,印欧民族都是以征战沙场的男性形象出现。19世纪,当早期人类学家发现所有后期的高级文明似乎都有这样的起源后,关于雅利安人或印欧人霸权的思想应运而生。“雅利安”(Arya)是一个梵语词汇,意为“高贵”,似乎承认所有这些后期的文明都是雅利安人带来的,就能够证明他们思想的优越性。

然而,进一步的考古研究证明,印欧人所带来的发展年代相对较晚,在此之前,苏美尔、古埃及,以及我们所知的古欧洲都早有发展,这些都参与改变了当时的社会图景。

VIP会员免费

已有0人支付

我们相聚,见证阅读的力量!
相聚书屋 » 《千面女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