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叶集》(全2册)

编辑推荐:

★阔别26年,重新修订问世

★美国的“诗歌之父”惠特曼经典作品,收录诗文400余首

★记录着诗人一生的思想和探索历程

★十九世纪美国的史诗

★由著名翻译家楚图南和李野光翻译,国内公认的经典译本

在美国的历史上,惠特曼被“美国文明之父”爱默生视为美国终于出现的“自己的诗人”。那个时代的美国文学被视为浪漫主义运动与超验主义哲学的结合,而惠特曼是其中最大的代表者,被喻为美国的“诗歌之父”。惠特曼不仅是美国诗歌的始作俑者,他所开创的自由体诗也影响了二十世纪各国现代诗歌的发展。

内容简介:

从某些方面说,世界文学史上还找不到另一个范例,能像《草叶集》和惠特曼这样体现一部作品同它的作者呼吸与共、生死相连的关系。

《草叶集》从一八五五年初版的十二首诗发展到一八九一至一八九二年“临终版”的四百零一首,记录着诗人一生的思想和探索历程,也反映出他的时代和国家的面貌,所以说这不仅是他的个人史诗,也是十九世纪美国的史诗。惠特曼认为一件艺术作品应当是个有机体,有它自己诞生、成长和成熟的过程。他在整个后半生以全部心血不倦地培植这个“有机体”,每个新版在充实壮大的同时都做了精心的调整组合,直到最后完成这个符合诗人理想的有机结构:《铭言集》标示诗集的纲领,紧接着以《自己之歌》体现其总的精神实质;《亚当的子孙》和《芦笛集》以爱情和友谊象征生命的发展、联系和巩固;《候鸟集》《海流集》和《路边之歌》表现生命的旅程,《桴鼓集》和《林肯总统纪念集》便是旅程中的一个特殊阶段;然后是《秋之溪水》《神圣的死的低语》和《从正午到星光之夜》,它们抒写从中年到老年渐趋宁静清明的倾向;最后以《别离的歌》向人生告辞,另将一八八八年以后的新作《七十生涯》和《再见了,我的幻想》作为附录。最后一辑《老年的回声》,是诗人预先拟定标题,后来由他的遗著负责人辑录的。在上述各辑之间,那些既从属于《自己之歌》又各有独立主题,且能承前启后的较长诗篇,也可以连缀成另一个“有机”组合,它以《从巴门诺克开始》打头,由《巴门诺克一景》殿后,暗示诗人从故乡出发遍历人世,最后又回到了故乡。

《草叶集》(上、下) 在人民文学出版社1994年版《草叶集》(94年之后没有再版过)的基础上重新做了修订,本译本是国内公认的经典译本,由著名翻译家楚图南和李野光翻译。

作者简介:

沃尔特·惠特曼(Walt Whitman,1819年5月31日-1892年3月26日),出生于纽约州长岛,美国著名诗人、人文主义者,创造了诗歌的自由体(Free Verse)。《草叶集》是他唯一的一部诗集,几度增删修订,成为美国诗歌史上最伟大的一部诗歌经典。

楚图南(1899—1994),云南文山人,作家,翻译家。曾任暨南大学、云南大学、上海法学院教授。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北京师大教授、西南文教委员会主任、对外文化协会会长、民盟中央主席等职。楚图南著有散文集《刁斗集》《荷戈集》,译有(美)惠特曼诗集《草叶集》、(德)威斯布《希腊的神话和传说》、(俄)涅克拉索无长诗《在俄罗斯谁能快乐而自由》及德国哲学家尼采的名著《查拉斯图如是说》以及自传体的《看哪,这人》等。

李野光(1924—2014),本名李光鉴,湖南涟源人。北京大学西方语言文学系毕业。著作有新诗《风沙集》等,译著有《草叶集》《飘》《英雄挽歌》《画眉鸟》等。

VIP会员免费

已有0人支付

我们相聚,见证阅读的力量!
相聚书屋 » 《草叶集》(全2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