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鹭在冰面上站着》

编辑推荐:
1.从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到鲁迅文学奖,“雷平阳可能是当今诗坛得奖zui多的人”
自1986年开始发表作品,创作三十余年来,雷平阳以扎实的创作实绩、无可替代的诗性文学力量,揽获文坛多项大奖。从《诗刊》年度诗人奖到《十月》文学奖、《人民文学》年度诗人奖,从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到鲁迅文学奖,“雷平阳可能是当今诗坛得奖zui多的人”,他几乎得遍了中国诗坛各种各样的奖项。

2.云南是生活现场,也是他的桃花源与乌有乡
云南与雷平阳,似乎早已是互相成就与彼此滋补的生命共同体。在这部非虚构结集中,他乐此不疲地书写云南,“云南复杂土地上的山川物候、民生世情转化为其阔大的写作景深,他执拗地趴在山水教育和故乡经验的‘针尖’上,直至耗尽他全部的深情、孤绝和悲悯”。
通过文字,雷平阳建立了一个独异的云南,它是地理的,又是精神和寓言的;它是局部的、地域的,却又是普世的,有整个人生世界的沟壑纵横。它是雷平阳的精神出处,是他的文学诞生地,是他生活的现场,更是他的桃花源与乌有乡。

3.从山水密林中汲取力量,构建“纸上的旷野”
雷平阳的笔触,总是绕不开山水、密林、寺庙、虫鸣、父亲、墓地、疼痛和敬畏等一些“关键词”,他从这些地方汲取力量,把野草和荆棘引种于纸上,构建一片纸上的旷野。“是山水后来拯救了我,给了我写作至今的力量。”散淡、闲适的书写中涌动朴素又执拗的力量:借由一方山水抵御似乎锐不可当的文明现实。

4.叙事状物别有深情:“我爱着那一片山水,恶狠狠地爱着,不管不顾”
本书集结的二十篇短文,蕴藏二十种磅礴的情感力量,形成了雷平阳独有的抒情风格:沉郁而炽热,粗粝而瑰丽。沉郁是现实的赠予,炽热是对山水认识的担忧与关切;粗粝是自然人生的本来面貌,瑰丽是作者多面精彩的表达。对云南大地的人情物事,他不吝自己浓郁偏激的情感。“我之所以一个人炮火连天,一个人电闪雷鸣,因为我爱着那一片山水,恶狠狠地爱着,不管不顾。”

内容简介:
无论被叫作香格里拉,还是勐巴拉西,云南都是“人间天堂”的意思。在雷平阳眼里,云南是他的文学诞生地,是他生活的现场,更是他的桃花源和乌有乡。
这本散文集即为他的“桃花源记”。
澜沧江、怒江、金沙江,乌蒙山、哀牢山、基诺山、南糯山,山水相依;天空、丛林、废墟,寺庙、悬崖、墓地,人神鬼巫,共生共荣,死生无迹。云南的山川物候、历史文脉、民生世情转化为其阔大的写作景深,接通了雷平阳的无际视域:
他发见云南故乡悲情的大地上,深陷现实泥淖,绝望得一望无垠的人们:身患艾滋病的母亲抱着甫一出生便已携带病毒的儿子,背着丈夫的骨灰,逃离在雪野中;疯狂生长恶之花草的污浊河流,连投河殉道的神圣使命都无可承担。他更发见绝望中生出的希望力量,他们沉重更轻灵,从污浊中发见光亮,奔向桃花源与乌有乡:身世凄迷、饱受凌侮的男孩,望着冰面上寂然站着的白鹭出神;大山深处的乡村语文教师,每天都给未来时空的“狮子吼”书店写信;垂死者的儿子、瘸子的父母、瞎子的女儿、匿名的佛教徒,他们各有营生,亦各怀心事……

作者简介:
雷平阳,1966年生于云南昭通,现居昆明。诗人,散文家。
著有诗集《雷平阳诗选》《云南记》《出云南记》《基诺山》等,散文集《我的云南血统》《乌蒙山记》《普洱茶记》《云南黄昏的秩序》等。
曾获鲁迅文学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诗人奖,人民文学诗歌奖等多种奖项。

VIP会员免费

已有0人支付

我们相聚,见证阅读的力量!
相聚书屋 » 《白鹭在冰面上站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