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推荐:
★首届宝珀理想国文学奖得主,王占黑最新小说集,蜕变成熟之作——2018年凭借处女作《空响炮》摘得首届宝珀理想国文学奖,90后作家王占黑带来蜕变成熟之作《小花旦》。六个中短篇作品,一部野生浪漫的公路电影,带你在城市丛林漫游。这一次占黑小伙从街道江湖走向城市的更深处,从上一辈民间爷叔的生活走向自己的同龄人,也尝试走入每个普通人内心的秘密森林,小说质地更加开朗阔达。

★走出街道的英雄,在城市风景的新与旧中穿梭游荡;时间冲刷后,用强健的快乐,筑起对自在生长的人与世界的不灭信心——十二块五的绿皮火车,从小城去往大都市流浪;最后一班去大润发的免费班车,驶向和陌生人短暂邂逅的超市奇妙夜;人民公园的同志跳舞角、被遗忘在马路角落的海宝,是电视和海报里看不见的风景;渐渐废弃的桥洞下,有自在生长的人和世界……走出街道的英雄,小花旦阮巧星、大黑鱼阿三、嗡鼻头、瘸脚阿兴、永远的老王,他们像一颗颗从旧地界脱轨、发射的卫星,去往巨兽般的都市游荡、发光。

内容介绍:
“香樟树,阮家阿婆,巧星美发屋,连同整个小区,都成了昨日的世界。”

《小花旦》是作家王占黑的最新小说集,收录近三年来创作的六部中短篇作品。这一次作家从生龙活虎的街道走向城市的更深处,从上一辈走向自己的同龄人,也尝试走入每个普通人内心的秘密森林。人和空间的关系,总是承载着人和时间的关系,跑进去看,去探险,是不变的志趣,也是新的成长。

从嘉兴到上海的绿皮火车,最后一趟去大润发的免费班车,时隐时现的人民公园同志舞蹈角,拆迁废墟之下,那些渐渐被人忘记的报亭、桥洞和鸽子笼,正在悄悄被另一些人拾起不放。走出街道的英雄,是一颗颗脱轨的旧卫星,在城市风景的新与旧中穿梭游荡,时间冲刷后,用强健的快乐,筑起对自在生长的人与世界的不灭信心。

你也会从中发现那个社区小宇宙里的神奇关联,《空响炮》里的赖老板的炮仗店,曾是小花旦的巧星美发屋,瘸脚阿兴戳完气球之后,和两个残疾朋友约定寻找一个陌生女人,还有永远的老王……他们四处游动,在城市的泳池里时起时沉,大口呼吸。

名人推荐:
《小花旦》这个四万字的中篇是王占黑真正意义上的成熟作品,也是近年来当代文学中短篇小说领域的杰作。从这篇小说开始,王占黑将开始自己的“城市漫游”系列,她的主人公终于走出社区。空间在移动,高圆寺和定海桥相遇,社畜和海宝相遇,老人、病人、穷人从社区中走出来,像小花旦一样一无所有,像小花旦一样无处不是家园。他们不是资本主义现代性那孤独、颓废、内心不安的漫游者,他们是街道上真正的英雄。——黄平(评论家、华东师大中文系教授)

上海这座城市的开放和包容,使其往往成为文学探索的策源地。作为年轻的作家,王占黑拒绝将前卫消费样式或者城市新贵的优雅生活认定为唯一的都市标志,反而聚焦于退休的工人、破败的街道、面临拆迁的小区、弄堂口即将被清理掉的早点铺——王占黑写出了这些被忽视的地区及人群其内在的活力与丰富性。——金理(评论家、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

王占黑的成功,不在于她以“90后”身份写底层或者是写上一代人,而在于她有能力与她的每一个人物素面相对,不是猎奇,不是隔着窗玻璃式的窥探。在当下泛滥成灾的“无趣现实主义”的小说风气下,她选择写那些认真生活并懂得快乐的人,她也把人世的欢乐认真传达给我们。——张定浩(作家、评论家)

喜欢这样带方言味的市井风情小说。一个上海里弄市井沧桑的年代戏,通过被称为“小花旦”的男人与他的“巧星美发屋”的故事流转,乡间香樟树,地下广场,下岗窘困,“阿姨”们的广场舞……场景转换频密,文字灵动,带点糯软沪语的“嗲味”,读来趣韵横生。——苏炜(作家)

媒体推荐:
九零后年轻作家努力衔接和延续自契诃夫、沈从文以来的写实主义传统,朴实、自然,方言入文,依靠细节推进小说,写城市平民的现状,但不哀其不幸,也不怒其不争。——首届宝珀理想国文学奖颁奖词

作者介绍:
王占黑,1991年生于浙江嘉兴,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已出版小说集《空响炮》《街道江湖》。首届宝珀理想国文学奖得主。《空响炮》获第四届单向街书店文学奖年度作品、豆瓣2018年度中国文学(小说类);《小花旦》获首届《钟山》之星文学奖年度青年佳作奖、2018收获文学排行榜中篇小说、第六届郁达夫文学奖终评作品等。

VIP会员免费

已有0人支付

我们相聚,见证阅读的力量!
相聚书屋 » 《小花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