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个好故事,就要你一碗酒》

我一点都不打算谈论李淳这个人。 我只是想借他的一双众生的眼睛,来看看众生。 王国维有两句诗:“偶开天眼觑红尘,可怜身是眼中人。” 这是一种高妙的境界,它源于尘世,超脱尘世,然后又落回红尘。看似划了一个圆圈,全无变化,其实内涵已然不同。经此历练,不再是俯瞰红尘的天眼,而是以众生之眼平视着众生。 以众生见众生,这是一个很难得的技巧。不,准确地说,这不是技巧,而是..

VIP会员免费

已有0人支付

我们相聚,见证阅读的力量!
相聚书屋 » 《我有个好故事,就要你一碗酒》

发表评论